原版白雪公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睡前故事

原版白雪公主

坏心眼的恶巫婆,其实是白雪公主的亲生母亲。

皇后藏身在长廊转角处静静的等待着,烛台的火光忽明忽暗,隐约照映出长长的、不知延伸向何方的走廊。

就在这时,她听见了蹑着脚快步走的声音;是一个身材魁梧、用斗蓬遮住脸的男人;皇后立刻便明白这不是别人,正是当今的国王。

国王鬼鬼祟祟的环顾四周,在确定没有别人之后,便于一间房间门口停下脚步,推开门一闪身就消失了身影,只留下看见了这一切的皇后独自一人在长廊下。

皇后走近国王潜入的那个房间,弯下腰来,从钥匙孔窥视室内的情景。

仅有微微月光照亮的房间内,一个女孩横躺在床上。皇后只能隐约的看见国王坐上床沿,和女孩热切拥吻。那女孩稚气的脸上浮现幸福的笑容,半开的唇间露出像松鼠一般的可爱门牙。

国王用左臂拥着女孩,右手则帮她褪去衣裳。

月光下,女孩白皙的身躯一览无疑,微微隆起的乳(百度)房、还没长出体毛的下腹,以及像洋娃娃般的纤细双腿……皇后此刻已经不愿再往下看,眼睛离开了钥匙孔。虽然长久以来的疑惑终于得到解答,但绝望感却让她全身虚脱,使她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。身为妻子,竟然目睹了丈天的不忠,这是多么无奈的事实……。然而更大的悲哀是,丈夫外遇的对象竟然是夫妻俩亲生的女儿……

下雪了,皇后独坐在黑檀木窗沿,做着针线活。

刚结婚的那段期间,国王疯狂的爱着皇后,而皇后也以拥有国王的爱为满足,只要国王瞄一眼周遭的侍女她就会嫉妒,就连国王与家臣谈天也会引发她的醋劲,甚至是一些王公贵胄,也免不了被皇后的妒火所波及。

然而幸福并未长久;在那个年代,国王出兵四处征战是常有的事,各个城堡的领主几乎很少留在城中,大部分时问都在战场上度过。于是被留在城里的皇后,便开始感受到了前所末有的孤寂。

然而岁月不饶人,皇后的美貌总是有衰退的一天。

国王十分喜爱少女,当年皇后嫁给他时只有十五岁,所以与其说国王是被她的美貌折服,不如说是爱上了她的年轻。

她叹了一口气,再度望向窗外的雪。

“我要生一个孩子,一个肌肤像雪一样白,唇像血一样红,头发像窗框檀木一般黑的孩子……”

只要生一个孩子,就一定能够挽回国王的心。不,就算国王不再爱我,我也是王子的生母,没有人能够动摇我的地位……

或许神真的听见了皇后的祷告。没多久,皇后就怀孕了,之后产下一个健康的宝。

正如她所期望的,是个肌肤洁白如雪、嘴唇赤红如血、头发如檀木般黑的女婴,他们为她取名为白雪公主。

国王对皇后的“功劳”十分满意,送了无以计数的宝石华服来奖赏她。虽然外头有人说,没生下王子是一天遗憾,但皇后一点也不在乎。

随着小公主的逐渐成长,国王也满心欢喜,他不再到外头去找他的情人,而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伴小孩,也因此经常到皇后的寝宫探视。皇后终于如愿了,她,再度夺回了国王的心。

可是有一天,皇后发现有些不对劲;她发觉国王凝视白雪公主的眼神不像是父亲在看女儿,而像是男人在看女人。他盯着公主胸部白皙的肌肤、看着公主裙脚下不经意露出的脚踝,眼中竟蕴含了异样的欲望之光。

结果就在数天后,在偶然的情况下,皇后见到国王潜入公主的寝室,并且从钥匙孔中发现了难以接受的事实。

从此以后,国王几乎每天晚上都到公主的寝室去,再也没有前来临幸皇后;皇后又像以前一样跌入了孤独的深渊。不过,皇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只是独自承受着嫉妒之苦。

她那纯洁无瑕的女儿,如今已经被国王的兽(百度)欲给污染;她多么希望在丈夫爱抚下娇喘的是她自己,而不是她的女儿……

“为什么要穿那么暴露的衣服!”

皇后总会忍不住批评。

“多么下流啊,这样也配当一国的公主吗?”

公主开心的穿着当时最为流行,能够展现身材曲线的洋装,还有用绢丝制成的袜子,但却冷不防的遭到皇后的斥责。然而,过去对母亲百依百顺的公主,现在竟也突然开始反抗:

“是妈妈你的观念太保守啦,这是现在最流行的服饰呢!”

“应该是你认识不清吧,你这样不怕外人说闲话吗?现在巴黎真正流行些什么,你知道吗?像你这样的打扮,像极了那些爱在街头乱跑的贩夫走卒家的女孩。”

受到这样的责备,公主噤了口,露出一副哀怜的表情。过去皇后总觉得这样的公主最美,但现在看来却是那样的讨厌。

从此公主和皇后之间就常为了一点小事而争论不休;有一回,公主甚至老气横秋的说:

“对女人来说,男人的爱就是一切,没有男人爱的女人,还有什么好自豪的呢。”

“你说我没人爱?”

刹那间,皇后的脸色全变了。

“是呀!爸爸已经不再爱妈妈啦,我亲耳听到的,他说那样的女人他已经受够了……”

这是第一次,皇后发觉自己把女儿视为劲敌般的嫉妒着。

娇惯的白雪公主越来越傲慢,开始用下巴使唤周遭的人,包括她的父王在内。有一天晚上,在听完音乐会回到寝宫后,白雪公主疲累的倒在床上,任由国王帮她脱去脚上的绢丝(百度)袜子。

国王像剥蛋壳似的小心褪去公主脚上的袜子,露出了无瑕的双脚;他就这样跪在床前,贪婪的吸吮起她的脚趾尖,然后无比耐心的爱抚她的双腿。

白雪公主一面打着呵欠一面拒绝国王的求欢。

“求求你,昨天你也拒绝我,今晚至少……”

“不要啦,我今天很困啦,明天再说啦。”

白雪公主没好气的说着,扭身朝向另一例,继续她的好梦。国王虽然没能如愿,但心的欲(百度)火却烧得更猛;他就像一个被少女所玩弄的老头,不死心的继续纠缠。

“真受不了你,好啦,借你一只脚吧。”

她将一只脚伸出来满足苦苦哀求的国王,两国王则拼了命的享受、吸吮起来。

“来吧,另一只脚也赐给我吧。”

白雪公主听话的伸出另一只脚,而这只脚也马上又被国王搂住,并重复起同样的动作。

公主的傲慢并不仅止于此,凡是她看不顺眼的侍从、侍女,她都要在枕边向国王告状。

“那个叫法蓝兹的侍从,总是用嫌恶的眼神看我,以前我也警告过他,但他却好象一点悔意也没有,真是个坏胚子。”

“那个叫克拉拉的侍女,上次偷懒没把我的裙子烫平,结果裙子的后摆都是皱折,害我在贵妇们面前出丑。”

“那个叫海伦娜的侍女真不管用,帮我脱鞋时总是弄痛我,真该好好找个机会教训她。”

每次只要公主一有抱怨,国王就会立即把侍从砍头或是严厉惩罚,有时甚至会当着白雪公主的面鞭笞侍从、侍女。

首先是拉出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侍从,剥去上衣露出背脊,然后命人用力的鞭打,在白色的肌肤上留下道道血痕。白雪公主虽然看了觉得害怕,但却乐此不疲。

当皇后坐在那面镜子前,绝望之中,皇后踌躇着,但仍然不忘像过去一样,向魔镜询问:

“魔镜啊,魔镜,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?”

魔镜这么回答她:

“皇后啊,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,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白雪公主,白雪公主才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。”

不能再继续忍气吞声了,一定得除掉白雪公主,这样自己的地位才能稳固。如今皇后已经丧失了理智。

最后皇后终于下定了决心,找来了一个功夫相当不错的猎人。

“把公主带到森林里杀掉!然后把她的肝和肺带回来给我。”

对当时的人来说,森林是充满神秘的,栖息着无比恐怖的怪兽,是个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地方。

“我带你去森林里玩玩吧,那里有很多很有趣的东西喔。”

猎人这样邀请白雪公主,不过白雪公主本能的察觉到情况有异,所以没敢答应。但猎人还是拉着公主的手,便把她领进了森林里。就在这时,猎人的心中浮现了一阵哀愁。

(真是可怜啊,要我杀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。)

“你不要怨我,这是皇后的命令,我自己并不想这么做。”

说着,猎人便拔出了刀,吓得白雪公主跪在地上拼命求饶:

“请您大发慈悲,饶了我一命吧……”

公主脸颊上流下的两行泪,顿时让猎人失去了气力。

(就算我不杀她,这么小的孩子也没办在森林里生存吧?她迟早都会被恐怖的野兽给吃掉,这样就用不着我直接下手了……)

于是猎人收起了刀,把公主赶进森林里,然后宰了一头猪,取出肝和肺带回城里。等得不耐烦的皇后看见眼前血淋淋的内瞅远是吓了一大跳,不过她强作镇定的说道:

“干得很好,公主有没有抵抗?”

“是,她临死前还在惨叫、哭嚎……”

“好,做得好,我要好好的奖赏你。”

说罢,皇后便当场叫出心腹手下把猎人给杀了。当然了,这是封口的动作。然后皇后又重新检视了猎人所带回来的肝和肺;她心想,这些还带有血色和体温的内脏,就是那个不断将我逼到绝路,年轻貌美的白雪公主的内脏……。

根据当时的习俗,如果吃了年轻女孩的心肝,就能把她的年轻占为己有。

一开始,皇后只敢浅浅的尝尝味道,她眯着眼睛看着红肉上滴下的血汁;终于,她鼓起勇气咬了一口。在咀嚼当中,皇后总算体会到了奇妙的满足感;如今公主的美都将属于她了。

另一方面,白雪公主正在森林里因害怕而哭泣着,不知该往何处去。如今她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,只一味的争夺父亲的疼爱,却没有注意到母亲的感受。

难道母亲是用女人看待女人的眼光来面对我吗?难道母亲对我的嫉妒已强烈到要杀掉我才能泄愤吗……?直到此刻,白雪公主仍旧无法认清现实,以为母女的爱可以胜过一切。

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。风吹树梢发出了咻咻声,而远方则传来了猛兽的长嚎;夜越来越深,四周的树木枝干看起来像极了幽灵的面容。

过度的害怕几乎让公主晕厥,她只能无意识的边走边哭,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头;也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,公主竟然一连翻越了七座山头。

就在这时,她终于看见了民家的灯火。在力气耗尽之前,她走到了这栋小小的石造民房门前。这里其实住着七个小矮人,他们平常都在上里挖掘铜矿,然后打造成武器,藉此餬口。

白雪公主稍稍的走进屋内,房里放着一张小小的餐桌,上头放着七个小小的盘,,,|田子,同时还摆了七套小巧可爱的叉子、汤匙、杯子和餐刀。房间的另一头则排着七张小小的床,铺着洁白的床单。

饿昏了的白雪公主没有多想,顿时便将餐盘里的面包和菜肴吃得精光,还喝完了杯子里的葡萄酒;等到肚子一饱,疲倦感便又再度涌现,于是挑了一个床,倒头立刻睡着,床的大小刚好适合当时只有七岁的白雪公主。当夜幕低垂时,这个家的主人,七个小矮人回来了,他们点亮灯一看,床上竟然睡着一个可爱的女孩,而餐桌上的面包和汤也都被动过了。

“好可爱的女孩呀!”

其中一个小矮人叫道。

“嘘,不要吵醒她,让她继续睡吧。”

隔天早上,白雪公主睁开眼睛看到这七位小矮人,不禁吓了一跳。他们的个子都和自己差不多,只不过头发中混杂着白发,皮肤也像中年人般粗糙,不过眼神看起来都很和善……

公主虽然还是个孩子,不过脑筋却很灵光,她马上把坏心眼的妈妈想要杀害自己的事,以及猎人不忍心杀她,才放她一条生路的事说了一遍……听完她的话,小矮人们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怎么会有母亲想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呢?但是这么可爱的女孩看起来并不像是曾说谎的样子,这件事背后一定还有内情才对。

“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,就在这里住下来吧。”

小矮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样告诉白雪公主。

“不过,你得要帮忙做家事才行,你要打扫、洗衣、缝衣、做菜、整理房间。我们都是粗枝大叶的男人,不懂得如何把家里弄得更漂亮。你是个女孩,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才对。”

白雪公主高兴的点了点头。于是就从这一天开始,她和小矮人的奇妙同居生活便展开了。当年男人出外工作,女人在家打理家务是天经地义的事,所以很自然的,家事都落到了公主的头上。

过去如花似玉、娇生惯养的她,当然不太会洗衣、做菜和打扫,不过久而久之,她也渐渐的学会了一点;再说,就算做得不好,小矮人们也从没抱怨过什么。

家里来了一位可爱的女孩,小矮人们觉得很满足,他们不想失去这个女孩。因此,尽管大家都不说出口,但都很有默契的认为应该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孩。

“我们出外工作时候,记得一定要把门窗关好,不管是有谁来叫门,都绝对不可以开门喔。”

小矮人们一再这样提醒纯真无邪的白雪公主。不知不觉间,他们已经以公主的父亲自居,而以前相当依赖父亲的公主,也已经很习惯男人这样对待她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小矮人们每天晚上都轮流跟公主交欢了。

普通的女孩都很讨厌成年男人的胡渣、粗糙的皮肤,以及老年人特有的体臭,但是白雪公主早就习惯了这一切,所以并不觉得排斥。

另一方面,在城里的皇后则展开了新的生活。

虽然杀了亲生女儿的罪恶感让人难受,但少了和她夺爱的情敌,却又让她感到无比安心。

没有人能够抢走国王了,国王又再度属于我了……

远征回来的国王发现公主不见了,心中悲哀难忍,可是皇后很有技巧的说了个谎:

“那天我们去森林里散步,不料遭到野兽袭击,所以大家都赶忙逃命,然而就在逃走的途中,公主被裙子绊住了脚,结果被野兽追上吃掉了。”

然后皇后叹了口气,这是以母亲身分叹的气。

每当她一个人留在房间时,总会想起白雪公主童稚的脸;这时她便会猛力的摇头,想把这一切都抹去。往后自己和国王还要继续过下去,她是一个重新获得爱的女人;如果这一切一定要用白雪公主的性命来换取,那也是不得已的……

当天夜里,皇后贪婪的享受国王的爱抚,在肉(百度)欲中忘却了犯罪的恐惧。国王对她反常的热情感到惊讶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;或许皇后是想用性爱来冲淡失去女儿的哀伤吧。

可是没过多久,国王在外头另结新的传闻便又窜进了皇后的耳中;这让皇后感到犹疑,难道当初杀死女儿,夺回国王的爱都是徒劳无功?难道这样做是错的?

当晚,再度陷入孤寂的皇后又把那面镜子拿了出来,然后凝视者镜子问道:

“魔镜啊,魔镜,快回答我,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?”

“皇后啊,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,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住在七个山头外的白雪公主……。”

皇后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镜子也摔到了地上。那原本已经死了的女儿竟然还活着,这怎么可能……

恐惧让皇后全身颤抖,那孩子要是跑回来告发我犯的罪行怎么办?国王肯定不会饶过我这个杀害亲生女儿的母亲吧……

如令杀人已经变成了必要手段。过去杀人是为了内心的嫉妒,而这次则是死活的问题。在这样一场母亲与女儿的夺爱斗争中,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。

不能再信赖别人了,只能靠自己亲自下手。

下定决心的皇后在脸上抹了颜料,套上破烂的衣服,选了几个漂亮的绢织束腰放在篮子里,偷偷的潜出城去。

过去在宫中那么喜爱打扮的公主,一定会对束腰很感兴趣,而她现在生活在深山里,无法再接触到过去的华服,心里大概也正闷得慌吧。本身就很爱美的皇后深知如何利用这些东西来抓住女人的虚荣心;她有信心,那位年幼的公主一定会轻易上钓。变装易容成老太婆的皇后翻越了七座山头,终于来到小矮人的家;她咚咚的敲了敲门,大声叫卖起来:

“有没有人要买束腰啊?非常漂亮的束腰唷……!”

白雪公主觉得很纳闷,怎么曾有人在这样的深山里叫卖?可是这些天来她总是一个人留着看家,而且也已经很久没和外人说过话;再说,老大婆卖的是束腰……。于是心痒难忍的公主遂毫无警戒的打开了门。

看见公主的身影,皇后内心泛起复杂的感受。公主虽然身穿粗布制成的衣裳,但却仍旧闪耀着年轻的光辉。啊,这就是夺去丈夫的爱,夺去我的幸福的女儿。

想到这里,皇后的心中涌现憎恶。没错:就是这张年轻有朝气的脸,害得我这个皇后地位不保;不,连我的生命都受到威胁……

“唉呀,好可爱的小女孩,你喜欢哪一种颜色呀?对了,这种颜色不错,我来帮你穿上好吗?”

白雪公主毫无戒心的让皇后靠近;并让她从背后为她绑上束腰。可是越绑她越觉得胸口闷得难受,想挣脱,但束腰却越来越紧;最后终于难过的唉叫了一声,倒了下去;皇后这才满意的逃进了森林中。

等到天色阴暗,小矮人回家来,但却没人来迎接;大伙儿狐疑的开了门,却发现白雪公主就倒在门口。

不管怎么叫她,怎么摇她,都没有反应。就在小矮人们束手无策之际,突然发现公主身上穿着束腰,于是便赶忙将束腰的绳子松开;公主这才喘过了一口气,重新恢复神智。小矮人们见状都大声欢呼,泪流满面。

听完了白雪公主当天的遭遇之后,小矮人们又再度感到震惊不已。

“真是可怕啊,那个老太婆一定就是皇后。不过还好,总算保住了一条命;下次不管是谁来敲门,都不可以开门唷!”

另一边,皇后气喘吁吁的赶回城里;她有信心这次绝对不会失败,因为在她系紧束腰时,就已经确定公主是不可能活下来了。没问题了!公主不可能再活过来了。皇后心中这么想,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安,于是再度拿出魔镜来确定一下:

“魔镜啊,魔镜,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?”

她暗自祈求,可是魔镜却回答:

“皇后啊,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,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住在七个山头外的白雪公主。”

啊啊,怎么会这样?即使是我亲自下手,公主却仍然还活着?难道是我的母爱在作祟,没有在系紧束腰时使尽全力,反而手下留情了吗……?

下一次,皇后在心中发誓,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杀了她,否则我的性命和地位都将不保。

于是皇后决定选择毒药。在中世纪,毒杀是极为普通的杀人手段;在宫廷中,王公贵族们就经常遭到毒杀,因此养成他们在吃饭前总会先叫侍从先行试毒;就算是招待宾客喝酒,主人也必须先举杯一饮而尽,以表现诚意。

皇后选中的是一种能立即发作的毒药。她将煎过的毒药涂抹在漂亮的梳子上,然后换上和前次不同的装扮,再度潜出城去。

翻越了七座山头来到小矮人的家,皇后又扯开嗓子嚷了起来:

“有没有人要买梳子啊?漂亮的梳子唷……”

“老太婆,你来做什么?”

白雪公主把门打开一条细缝,这样问道。

“卖梳子呀,我有漂亮的梳子呢,你想不想瞧瞧啊?”

“可是我不能随便开门。”

“一下子有什么关系呢?你看,这么漂亮的梳子要去哪里找啊?”

皇后拿起了一把梳子,对着太阳照了照,上面所镶的宝石闪闪发光。顿时爱美的白雪公主便失去了警戒心,心想看一看应该没问题吧,于是便打开了门。

“真漂亮啊……”

公王欣赏着梳子,而皇后则鼓起三吋不栏之舌:

“你的头发更美丽呢,我来帮你梳梳头吧。”

皇后把梳子插在公主头发上的那一瞬间,毒性立刻发作公主随即倒地不起。在小矮人还没回来之前,皇后便匆忙的逃跑了。

到了傍晚,小矮人们回家一看,公主又昏死在地板上。大家七手八脚的寻找,这次公主没穿束腰;最后才突然注意到公主头发上有把过去没见过的梳子,于是便将梳子拔起,公主才又醒了过来,而小矮人们也再度流下了欢喜的眼泪。竟然连续发生两次这样的事,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女孩呢?

小矮人们叹了一口气。公主毕竟是在丰衣足食的环境下长大,从来不会怀疑别人;而如今生活困苦,她却远是无法忘情美丽的东西。小矮人们其实也不是不明白她内心的苦闷,但还是不得不严厉的加以告诫:

“听好喔,不可以再让不认识的人到家里来了,要不然下次可真的就没命啦。”

另一边,气喘吁吁的皇后终于又赶回城里。地想,这次总不可能失败了吧……。于是她再次询问魔镜,想不到魔镜还是这样子回答她:

“皇后啊,在这里你的确是最美的女人,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是白雪公主,住在七个山头外小矮人家中的白雪公主……”

事到如今,皇后的心中只剩下了憎恨,对一个怎么杀也杀不死的可恶生物的憎怎么杀也杀不死,那不就是妖怪了吗?不,仔细想想,公主还在城里时就已经是个怪物了;她介入国王和我之间,威胁我的幸福,看见我承受痛苦还能毫不羞耻的大笑。她的确是个怪物,一定是的……

皇后心中仅剩的那么一丝对女儿的怜悯,这时已完全消失殆尽。

(无论如何非杀死她不可,就算是赔上性命也不在乎——)

有了:只要在苹果上涂上毒药就行了!公主向来最喜欢吃苹果,要是她看到苹果,一定曾忍不住想吃。住在那种深山里,想必很难吃到好吃的苹果吧。

皇后很快就弄来了个苹果,并把毒药涂抹在苹果的半面上,然后乔装成和前二次不同的装扮,再度前往小矮人的家里。她敲敲门,大声叫嚷:

“苹果,苹果!要不要买好吃的苹果?”

“我不能和陌生人说话。”

白雪公主把门打开了一个细缝,从里面探出头说。

“嗯,没关系,反正这些都是卖剩的,带回去也没用,就送一个给小姐你吃吧,我马上就要走了。”

说着,皇后便把毒苹果从门缝间塞进去,结果看到白雪公主警戒的向后退。

“你以为我放了毒药吗?那么这样吧,我先吃一半,剩下的一半留给你吃。”

说着,便把苹果剖开,先吃了一半,并且装出非常美味的样子。白雪公主看了再也无法忍耐,于是也将苹果送进嘴里,结果才吃第一口就痛苦的倒地不起。

“这次是比上次要强上好几倍的剧毒,你是不可能再活过来了。”

这么想着之余,皇后也赶忙逃离现场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