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轸为齐威王使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睡前故事
楚怀王六年(前323年),楚国大将昭阳率军攻魏.一战之下,大败魏军,击杀魏将,一口气攻占了襄陵等八座城池.这场大胜,不但让楚国上下欢欣鼓舞,令魏国君臣胆丧心惊,而且震动六国,名扬天下,史称"楚魏襄陵之战".

打了这么个大胜仗,可是战争的直接指挥者昭阳将军却有些意犹未尽.他总觉得魏军太过不堪一击,自己还没打痛快就给赢了.不痛快怎么办?那就接着打呗.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敌人.于是昭阳一声令下:兄弟们,向东走,跟我打齐国去喽!

这一日,大军行经一处,并在此安营扎寨.昭阳正在斟酌下一步的军事计划,就有手下上前禀报,说是来了一个齐王的使者,名叫陈轸,正在帐外求见将军.

陈轸其人,虽然不如苏秦/张仪在后世的名气大,也是当时一个知名的纵横家.昭阳一琢磨就全明白了,一定是齐王怕了我,请了说客来劝我退兵;听说这个陈轸口才挺好,我索性就见他一面,看他能说出什么道道来.

"恭喜将军,贺喜将军!"陈轸满脸堆笑进了门,一见昭阳就不停地行礼道贺,"您这场仗打得太精彩!太漂亮了!凭您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无与伦比的战绩,说您是‘一代名将’我都觉得这称呼太普通了!对了,您简直就是天上下凡的‘神将’,是可以载入史册/流芳百世的传奇!"

一顿天昏地暗的吹捧之后,看到昭阳本来紧紧板着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微笑,陈轸知道时机到了,开始转入正题.

"请问将军,按照楚国的制度,灭敌杀将会封什么官职爵位?"

"官职为上柱国,爵位为上执珪."昭阳得意洋洋地回答道.

"比这更尊贵的还有什么呢?"

"那就只有授予令尹(楚国掌管军政大权的最高官员)之职了."

"将军如今已官为柱国,凭借伐魏之功,当可升任令尹一职."陈轸似乎万分遗憾地说道,"可惜的是楚王没有设置两个令尹的位置,等到将军伐齐得胜,不知道楚王还能怎样封赏您?"

等了一会儿,陈轸继续说道:"这样吧,将军,我给您讲个寓言故事,您那么睿智,一听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."

在那个年代大批涌现的策士/说客/纵横家中,有的人主要通过忽悠/欺骗成事,有的人依靠气势压人,吓唬对手而达到目的,还有的人则是通过摆事实/讲道理来说服对方.

陈轸就是说理派的代表人物之一.他最擅长的是利用讲故事/说寓言来阐明道理.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,他曾经讲过数不清的经典故事.好些个我们现在再熟悉不过的成语,都来源于这位故事大王.

"故事的名字呢,叫作画蛇添足."陈轸优哉游哉地开讲了,"说从前楚国有个贵族,一次他在祭祖过后,赏赐给他的门客一壶好酒.几个门客就凑在一起商量:‘这酒是好酒,但就这么一壶,要是大家每个人都分点,那根本不够喝.不如来一场比赛,谁赢了,谁就一个人痛痛快快地享用这壶酒.’

"于是,几个人商量好举行一次绘画比赛:每人拿根木棍在泥地上画一条蛇,谁的蛇最先画好,谁就赢了这壶酒.要说这画蛇,本是最好耍赖的,只要随便勾一条曲线,说它是蛇不就是蛇了吗?但这几位门客都是实诚人,比赛一开始就都认认真真地画开了,什么蛇脑袋/蛇鳞片一笔一画画得仔仔细细.

"当中有一个人手快,就把这蛇先给画好了,抬头一看,哥几个都还蹲在地上画着呢.他心里那叫一个高兴那叫一个美,伸左手就把这酒壶给提起来了.你说你赢了比赛,拿了酒就喝不好嘛,可他偏不,偏要嘚瑟/显摆一番.只见他右手捡起木棍,又在蛇身下面画开了,嘴里还嘟哝着:‘你们画得也太慢了,我赢你们简直是胜不足喜/胜之不武啊.不信你们瞧着,我就是再给这条蛇添上脚,你们都还没画完呢!’

"您说怎么这么巧?参加比赛的其他人里面有一个这时也把蛇给画好了.这人再不废话,一把抢过之前那人手上的酒壶,咕嘟咕嘟就喝光了.前面那人这下傻眼了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.后来居上那人喝完酒,才满意地揶揄他说:‘蛇本来就没有脚,你怎么能给它硬添上脚呢?’画蛇添足那人失掉了那壶本该属于他的酒.

"故事说完了,现在说说将军您吧.如今,您辅佐楚王攻打魏国,破军杀将,夺其八城,又挥师转战,准备伐齐.齐人害怕您的神威,不敢派兵和您交战,凭这些,将军足以立身扬名了.就算您多打几个胜仗,在官位上也不可能再有更高的加封.虽然将军您战无不胜,但如果不懂得适可而止,到最后只会自寻死路,该得的官爵封赏也得不到了.这就和画蛇添足那个人的下场一样啊!"

"先生说的话真是句句在理."昭阳心悦诚服,当即撤军回国去了.一场兵祸就这样被陈轸三言两语消弭于无形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